曹文轩:语文是由一本书到一座书山,再到一个人生

原标题:曹文轩:语文是由一本书到一座书山,再到一个人生

让孩子们热爱语文、热爱生活,就要求我们教师用一颗感受美丽的心灵,用一双发现美丽的眼睛,引领孩子们感受语文的魅力、生活的魅力、人格的魅力。——作者的话语文课堂到底有多大语文课堂不仅在教室,语文学习最主要的课堂也不是教室。语文应该是用其他书籍重重包围而构建起来的一座山峰。如果语文老师只看一本语文书,是不可能讲好语文的。如果学生只读一本语文书也是不可能学好语文的。阅读的意义正在于:阅读是一种优雅的姿态。人可以做出很多优雅的姿态,是因为有阅读做底子;相反,一些人所做出的各种丑陋的姿态,也正是因为阅读的缺失。阅读从根本上讲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不读书对人生的理解和感应就不可能达到一个高度,只有阅读才能使人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人性解放。课外阅读究竟读什幺书?有些书与其读不如不读,当下中国小生的阅读生态非常令人担忧。中国小生的阅读应该是在老师、家长指导下的阅读。因为孩子还没有分辨的能力,所以为孩子选择什幺样的书来读很关键。书分两种:一种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书,一种是打精神底子之后再读的书。打精神底子的书是那些具有大善、大美、大智慧的书。指导学生阅读,和学生一起阅读,这是我们应该坚持的语文教学之路。也许多年以后,语文课本中的一些文章被孩子们淡忘了,但课外阅读中的很多人物和道理却会深深地印刻在他们的脑海中。我们的语文由一本书到一座书山,再到一个人生,就像攀过一级级螺旋式的台阶,进入一个豁然开朗的境地。语文的一大担当是审美教育学校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完人」(完善的人、完美的人、完整的人)。美的力量远大于知识的力量。语文课也应该是审美教育课。这个世界有无穷无尽的解释,有一种永不衰老的东西,那就是美。我所认识的一位语文老师,在给学生上第一堂语文课时,没有拿语文书,而是给学生讲什幺是语文。那天正好下起了雨,这位老师说一年四季的雨是不一样的,一天早中晚的雨也是不一样的,落在草丛中的雨和落在池塘里的雨也是不一样的。那一节课老师的话语,下雨的滴答声,声声融入了学生们的心田。「生活」这个广泛的定义,在孩子们心中变得那幺亲切可感;「语文」这个庄重的辞彙,在孩子们的心中变得那幺兴趣盎然。让孩子们热爱语文、热爱生活,就要求我们教师用一颗感受美丽的心灵,用一双发现美丽的眼睛,引领孩子们感受语文的魅力、生活的魅力、人格的魅力。艺术层面的文本解读当下语文教学一个最严重的不足之处就是对文章在形式、艺术层面的分析不够。我们在挖掘语文人文性的同时,不能忽略语文的工具性。要让学生知道一篇文章到底好在哪里,教师就要去寻找新颖的更为有效的切入文本的方式。如读《凡卡》,小凡卡写给爷爷的信没有具体的地址,只写「乡下爷爷收」,教师若不能提示学生小凡卡所寄出的是一封永远也不可能到达的信,就说明对作品的理解还没有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很多语文教师从满堂灌到不作为,老师拿个话筒让学生「他说」「你说」,就是自己不说。语文和语文老师对学生的成长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语文和语文老师是一个学校品质的主要建构者。一堂好课需要教师有一个高站位,一个好人生需要一个高起点。我们现在所作的还远远不够,但我们至少要一步比一步做得更好。(版权说明:文章转载自:我们的语文。)曹文轩书山书籍重重包围中小学生以后的我们